這壹路而去,風雪中

這場冬雪緩緩,整整下了壹夜,那雪絨花在寒風中舞蹈德善……

壹陣冷風凜冽,穿越漫悠細碎的雪簾,悠然自得翩遷著詩韻,飄飄斜斜童話般的落入鄉村凍河,薄薄的潤雪瞬間染了古鎮幽巷街坊,秀了庭院屋舍,潤了繡樓,寒意中壹縷縷絨花漫舞在堤岸,顆顆雪花輕碰著松枝、樹幹、瓷瓦、屋檐、石板,彈揍著詩樂,抖動著銀光,柔雪漫天,輕搖慢舞,壹抹冷雪的舒緩曼妙,墜入這冬雪的江南,如此綿軟潔白,讓我靜寧心爽。

盈壹抹雪的風韻,盡情漫遊在江南的深處。

遊走在流年的塵雪中,壹路遊蕩聽風觀雪,從那飄雪的長廊漫漫延伸,風雪漸漸彌漫江南,我信手撥開梅枝,走進梅樹盛開的地方,片片雪花紛踏絨絨,簇簇梅花渲染,這梅兒陣陣柔雪中咨艷,那香氣在柔雪中漸漸溢出,那風起枝頭顫,詩韻雪中飛,風中飄,這梅雪熏染千裏,萬裏的江南如此妖嬈美哉,印入我的眼簾,就這樣我順著小道走進梅叢踏雪,在江南雪的世界裏豐盈,走著、說著、笑著,動情的吟詩歌賦名創優品山寨

緩步在飄雪的光陰裏,那柔雪裹著塵埃,漸漸揚灑在古鎮的冬韻裏,就這樣越下越厚,將那思緒深藏在雪蕊裏,這雪遮住了青磚瓷瓦,千年的孔橋,湖中石亭,癡迷了我的視線,雪霧中,小船悠慢從冷河中遊來,那姑娘在雪船上唱著民謠,這優美的情曲飄過岸邊,擾亂了鄰家小夥的心緒,風雪中我依然可以聽到,那個鄉音純樸的叫賣聲,那搖櫓吱吱,小船悠悠在雪河中暢遊。

紛雪中,那雪沫飛花瞬間覆了烏蓬船,每當風雪叠起彌漫古鎮時候,那記憶在寒雪中飄起,我帶著壹顆素靜的心,聆聽風兒在耳絆吹樂,雪花在眼前飛舞,盈了這風雪的詩章,念壹段柔雪時光的碎影,讓家鄉的濃情在冬雪裏淡淡的釋放,讓雪韻在靜怡沃白裏徜徉,讓雪的詩境漫遊在江南的深處。

壹縷寒雪飄起,冬風冷列,冬雪嫵媚潤古鎮德善

這季的江南,雪濃濃,霧蒙蒙,銀花如朵,飄飄灑灑落古城,風塵中,雪花艷舞的古鎮,輕輕悠蕩著唐風宋雪的美韻,古宅裏庭院深深繞九曲,壹層的白雪鋪石板,這假山冬梅雪中臥,迷茫中,那雪早已凝滿了烏黑的磚瓦,屋檐上的雕龍戲鳳。

寒風颼颼,雪花飄,沖開了門簾,漸漸裹了這後庭的祠堂,香臺上的供奉,祖宗的牌位。喧鬧的遊客揣著壹顆虔誠的心,在飄雪中靜靜的祈福,默念著來年的風調雨順。望著奉臺上祖宗的排位,壹群達官貴人的寵辱人生再現,依然能讓我想起,那個上下千年的封建帝國的秘密,古樸文化的傳統底蘊,在那江南的飄雪中漸漸的散去,在這歲末新年裏,如此神秘的古宅風韻,在層層薄雪的擁裹下,顯得如此的靜冷素寂,這寒風幽瑟,飄雪濃濃,古韻濺起,讓我如此的駐足流年,難以忘卻,帶我回到了那個傳統充滿神秘色彩的國度。

與那壹場江南的柔雪不期而遇,如此聖潔,潔白壹片,空氣是如此的清新,令我心曠神怡,我在飄雪中走著,走過那古色的石橋,琉璃的畫廊,那對千年的石獅在風雪中怒吼,往那深墻庭院而去,這院連院,屋連堂,池連山,小道曲徑通幽彎過那後花園,這裏已是花殘枯枝舞,草徑上柔滿了厚厚的雪,只有幾株臘梅在雪中吐艷,不遠處,那個曾經供官人公子小姐看戲的臺子,經千年歲月風蝕雨雪的洗禮,那圓圓的柱墩殘痕斑斑,敗落成舊,見證著那個封建時代曾經燦爛的文明和文化,現如今成了遊人光觀尋古養身的好地方。

這壹路而去,風雪中,那簇簇梅樹慢搖,臘梅吐艷,雪花漫天,動情的向那湖邊渲染,如此的江南,承載著多少令人希噓的歷史,記載著不知多少動人的愛情故事,恨怨情仇,美麗傳說,如此委婉動聽,讓人傷感悄然落淚。

這裏的江南風雪如詩如畫,如此夢幻……風雪漸漸淹染了江南的古鎮,染醉了我的思緒。這古巷、青石板、風橋、遠山、雪景,撩成了冬雪裏的壹幅美麗畫絹,那姑娘哼吟著悠慢的歌謠,從江南的雪霧中走來,如此誘人,飄雪中,漸漸的我的思緒開始穿越,成了我冬雪裏的壹場旅行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